【网上投资理财平台】最全执法证据首次曝光:贾跃亭和恒大事实谁在说谎?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为了让Faraday&Future(下称“FF”)成为“第二个特斯拉”,2018年7月26日,FF首创人贾跃亭妥协了。

他正式辞去在Smart King、FF,以及旗下所有子公司的董事职位,仅留任CEO,后将自己价值14.8亿美元的FF股份,转让到一位同伙名下。

此前的7月18日,贾跃亭与恒大控制下的时颖有限公司等各方杀青《修改弥补协议》(《Amendment and Consent》)——

恒大答应提前支付5亿美元,用于推进样车FF91在2018年12月量产、2019年上市的设计,付款条件之一即贾跃亭“不再是FF控股公司的现实控制人”。

贾跃亭的告退和转股,均是在知足这一要求。

恒大对此却不,他们的照料律所Bake McKenzie提出三条意见,其中一条是援引广州市南沙区投资生长局的来函称:“贾跃亭这位失约被执行人依旧担任着FF的CEO,这给FF中国营业和南沙工厂项目带来极其负面的影响。因此,这会损坏政府机关对该项目的支持力度,建议股东方(恒大)调整他的CEO职位。”

留任FF的CEO是贾跃亭的底线,他不允许恒大容易击穿。但FF又亟需资金续命。贾跃亭等不及了,他决议逼宫恒大。

2018年9月21日,Smart King召开电话董事会,7位董事所有出席,包罗代表恒大的夏海钧和彭建军,以及贾跃亭提名的5位董事。

这次董事会火花四溅,贾跃亭提名的董事示意,已经收到其他财团明确的投资意向。“在恒大既不付款,又不愿赞成FF追求外部融资的情形下”,该董事提议,表决“Smart King追求一切替换(恒大)性融资”的动议。

夏海钧和彭建军投出否决票,该动议依旧以5:2的多数通过,但这并不意味着Smart King马上就能追求外部融资。

“Smart King在IPO之前,追求任何外部的股权或债权融资,均需提前获得恒大的赞成。”这是2017年12月30日,贾跃亭与恒大签署的《股东协议》(《Shareholders Agreement》)赋予恒大的“融资赞成权”。

Smart King董事会决议,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央提出仲裁申请,通过仲裁打破恒大的融资限制,并最终排除与恒大的投资关系。

腾讯新闻《棱镜》获取了Smart King拯救救助的《仲裁决议书》(《Award Of Emergency Arbitrator》),全文由香港国际仲裁中央撰写,详细纪录了针对这场纷争的要害证据和允许Smart King举行5亿美元限制融资的仲裁理由。

而恒大投资FF《股东协议》、《收购协议》等一系列文件同样得以披露,这些文件划定了贾跃亭与恒大之间的焦点投资条款。

接下来,我们将讲述FF与恒大从牵手到交恶的故事。

香港国际仲裁中央就Smart King的紧要救助申请下发的《仲裁决议书》封面

致命的20亿融资

2014年,贾跃亭在美国洛杉矶设立FF,注资5亿美元,用于开发和制造FF91。

2017年,贾跃亭的乐视系统遭遇债务危急。

昔时11月在腾讯新闻《棱镜》独家对话时,贾跃亭先容,“我在非上市系统股权、地产和上市公司系统股权,共约400亿的资产都在海内被冻结了,整个乐视的欠债约莫200多亿元,其中100多亿元由我肩负连带担保责任。”

乐视系统的债务危急发酵之际,贾跃亭滞留美国,给同样遭遇资金逆境的FF追求外部融资。

同是在2017年11月,Season Smart(香港时颖公司,系恒大康健全资公司,下称“恒大”)赞成在FF估值约44亿美元的基础上,投资FF共计20亿美元。

这项投资设计成倒三角收购的形式,最终确立一家名叫Smart King的新公司,恒大持股45%,贾跃亭的FF Holding Ltd(下称“FF TOP”)持股33%,FF股权激励设计持有剩下22%的股份。

Smart King100%全资持有一家名叫FF Global Holding Ltd(下称“FF Global ”),这家公司属于FF最终的运营实体。

2017年12月30日,恒大与贾跃亭、Smart King(下称“三方”)正式签署《收购协议》和《股东协议》,用于设计上述公司架构和股东间的权力义务。

2017年12月30日,贾跃亭作为FF Top的控股股东,在其与恒大签署的《收购协议》署名赞成

贾跃亭只管是第二大股东,但得以在Smart King董事会中,提名五个来自FF TOP的董事,另外两个董事席位属于恒大的夏海钧和彭建军。

不仅云云,贾跃亭还担任着Smart King和旗下实体公司FF Global的CEO,锁定任职时间到达15年之久。

这意味着,贾跃亭不仅在Smart King董事会中拥有重大事项一票否决权,同时耐久把控着FF的谋划决议权。

凭证上述协议,恒大虽是Smart King的第一大股东,但其身份只是财政投资者,不得介入FF Global的一样平常谋划治理。

恒大对贾跃亭并非真的放心,作为支付20亿美元投资款的条件——

第一,三方签署《股权质押协议》,质押内容包罗FF TOP和FF香港旗下法法中国的绝大部门股权,恒大系质权人;

第二,三方签署《资产抵押协议》,抵押内容包罗FF位于洛杉矶的总部和FF位于汉福德的工厂,恒大系抵押权人;

第三,三方签署《知识产权质押协议》,质押内容FF针对电动车开发制造的知识产权,恒大系质权人。

腾讯新闻《棱镜》独家获悉,在与Smart King发作仲裁冲突前后,恒大通过司法途径,已经完成对上述质押、抵押利益的资产保全,这使得贾跃亭名下的焦点资产,处于冻结状态。

恒大更进一步,在《股东协议》第8部门以及响应条款中,享有对FF未来资产运作的高度控制权,“包罗但不限于追求任何的外部股权或债权融资。”

例如,《股东协议》有关保留权益的概览表二中划定,在正式IPO之前,Smart King或者FF  Global的债权融资和股权融资(包罗回购、赎回、转股、并股、拆股等多种方式),均需提前获得恒大的赞成。

停止2018年5月25日,恒大已经支付投资款8亿美元。

根据贾跃亭的公然披露,其中两亿多美元用于FF中国营业以及南沙工厂项目的建设,另外约1亿美元用于支付供应商前期欠款,剩余4亿多美元用于FF91的量产交付和下一代开发。

根据《收购协议》中的付款放置,恒大已经完成2018年的所有付款设计,剩余12亿美元分12期付款,2019年2月19日支付第一期1亿美元,往后每隔两个月支付1亿美元,最后一期将在2020年12月31日支付完毕。

贾跃亭的转股与告退

2018年7月,FF Global预计,如想在2018年12月尾前开启FF91的量产设计,该公司在2018年8月至2018年12月之间,仍有资金缺口约6.63亿美元。因此,时颖即被要求改变《收购协议》中的付款放置。

这是冲突的肇始,也是魔盒的开启时刻。

7月18日,恒大与贾跃亭、Smart King再次签署《修改弥补协议》(《Amendment and Consent》),恒大赞成提前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7亿,其中3亿美元将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2亿美元将在2018年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将在2019年1月31日支付。

《修改弥补协议》改变了恒大原来的付款设计,其中5亿美元拟于2018年内提前支付

与此响应,恒大不再甘于财政投资者的角色,要求获得FF中国的更大局限的控制权,包罗将“FF中国”的公司名改成“恒大法拉第未来”,恒大一方出任FF中国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等。

除此之外,恒大提出,在控制权方面,贾跃亭要与FF中国之间保持一定距离。为杀青这一目的,贾跃亭需要完成两个划定动作,首先是转股。

因此,《修改弥补协议》划定,贾跃亭需将自己持有的FF Peak Holding Ltd(下称“FF Peak”)中所有股权,一次性转到一个让恒大知足的第三人名下。

之以是恒大云云要求,是由于FF Peak与FF中国之间存在控制权关系。

FF Peak系贾跃亭注册在开曼群岛的FF上游控股公司,现实控股FF Top,FF Top再入股Smart King,Smart King继而现实控制着FF中国。

“此次转股要在《修改弥补协议》签署后30天内完成,而且贾跃亭需要提供证据,让恒大信托他不再是FF Peak的现实控制人(ultimate controling shareholder)。”《修改弥补协议》中另外提到,此次转股还要思量到相关政府机关和金融机构的要求。

第二个划定动作即告退,“贾跃亭需要辞去他在FF Peak 、FF Top、Smart king,以及FF Global等Smart king旗下每一个子公司中的董事和副董事长职务,”《修改弥补协议》同时强调,贾跃亭依旧需要提供让恒大知足的“告退”证据。

2018年7月26日,即《修改弥补协议》签署8天后,贾跃亭所有完成上述告退要求。两天后,他将自己的FF Peak的所有股份,转让给一位同伙。

香港国际仲裁中央在《仲裁决议书》中并未详细披露受让人的身份靠山,仅提到此人是“贾跃亭的同伙(A friend of Mr Jia)”。

《修改弥补协议》中对贾跃亭转让股份的相关条款

2018年8月6日,FF中国正式更名成“恒大法拉第未来”,恒大团体副总裁彭建军正式出任“恒大法拉第未来”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

此时,恒大已经现实掌控着FF中国营业以及南沙工厂项目,而贾跃亭在FF当中保留的职位,仅剩Smart King和旗下实体公司FF Global的CEO。

不外,2018年7月31日,恒大第一批3亿美元资金未能到账,情形有变。

恒大拒绝付款三理由

贾跃亭这边坐不住了。

2018年8月21日,Smart King的照料律所Sidley Austin LLP致信恒大的照料律所Baker McKenzie称,贾跃亭等已经完成《修改弥补协议》的要求,并已经发送相关证实文件,并提议讨论一下“恒大为何尚未付款”。

三天后,Baker McKenzie回信称,贾跃亭的转股和告退,尚未知足恒大以及相关政府机关和金融机构的要求。

在这份Baker McKenzie的回信中,主要提到下述问题——

第一,FF Peak的受让人的财政情形和资金泉源均不清晰,这让恒大嫌疑,贾跃亭的转股并未真正完成,他依旧是FF Peak的现实控制人;

第二,就在8月21日,广州市南沙区来函示意,贾跃亭这位“失约被执行人”依旧担任着FF的CEO,这给FF中国营业和南沙工厂项目带来极其负面的影响。因此,这会损坏政府机关对该项目的支持力度。建议股东方(恒大)核实贾跃亭是否还在现实控制着FF中国的营业,并建议调整他的CEO职位。

第三,FF中国的外汇账户依旧处于遭金融机构申请冻结状态,只管恒大几经起劲,试图解冻FF中国的外汇账户,但金融机构对贾跃亭和FF照样有着诸多质疑。

《仲裁决议书》纪录了恒大拒绝提前付款的三个理由

往后,双方又有多次谈判,“恒大不仅一再拒绝履约和肩负付款责任,反而多次以差异手段阻止公司对外融资,同时在9月份进一步要求FF签署多达9份的霸王协议,长达一百多页。其中包罗随时可以触发向恒大廉价转让FF中国所有资产及全球高价值IP等无法接受的不同等条款。”贾跃亭在FF全员大会上说道。

一位恒大人士对腾讯新闻《棱镜》回应,不存在霸王协议及廉价转让资产一说,“双方在9月商议彻底解决FF在全球面临的问题,恒大提出了一项可以解决中美两地资金需求的方案,并附加约束条款,一旦贾跃亭违约拒不还款,将按市场公允值对相关资产举行处置。”

如前文所述,此时FF再次陷入财政危急。

2018年9月21日,Smart King召开电话董事会“逼宫”恒大,7位董事所有出席,包罗代表恒大的夏海钧和彭建军,以及贾跃亭提名的5位董事。

贾跃亭提名的董事示意,FF已经收到其他财团明确的投资意向。“在恒大既不付款,又不愿赞成FF追求外部融资的情形下”,该董事提议,表决“Smart King追求一切替换(恒大)性融资”的动议。

夏海钧和彭建军对此投出否决票,该动议依旧以5:2的多数通过。

Smart King董事会决议,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央提出仲裁申请,诉请先通过紧要救助程序打破恒大的融资限制,继而再通过最终仲裁程序排除与恒大的投资关系。

凭证的《股东协议》约定恒大、贾跃亭、FF三方冲突解决条款,“参照中国香港执法,通过仲裁方式追求暂且性拯救或冲突拯救。”

激辩仲裁听证会

Smart King以申请人身份,将恒大和贾跃亭列成第一和第二被告。

之以是贾跃亭成为被告,是由于Smart King在最终仲裁申请中希望排除2017年12月30日签署的《收购协议》、《股东协议》等一系列生意条约,而这些条约的相对方不仅有Smart King和恒大,还包罗贾跃亭本人。

2018年10月5日,香港国际仲裁中央任命一位法国籍仲裁专家Peter Thorp担任仲裁员,先行审理Smart King提出的紧要救助申请。

Smart King紧要救助申请显示,阻止恒大使用“融资赞成权”,允许Smart King追求替换性融资7亿美元。与此同时,Smart King给出答应“珍爱恒大的投资利益”,不会在融资时稀释恒大股份,确保FF的整体估值不低于此前的44亿美元。

贾跃亭书面回应仲裁员,“我赞成Smart King的申请,愿意遵守仲裁员下达的任何决议,包罗但不限于珍爱恒大股份不被稀释的一切行动。”

10月18日上午,三方齐聚香港国际仲裁中央,就Smart King的紧要救助申请,仲裁员Peter Thorp主持召启齿头听证会。

此次听证会上,恒大再次援引照料律所Baker McKenzie(该律所共计派出8位状师出席听证会)提出的三个理由,证实贾跃亭并未知足《修改弥补协议》中的付款条件,“Smart King的紧要救助申请缺少执法和事实上的依据,任何对紧要救助的支持都有损我们的利益。”

就贾跃亭转股问题,恒大率先举事,“贾跃亭股权受让人的财政情形和资金泉源不明,我们嫌疑他并未真正放弃自己的股东权益,依旧是FF Peak的现实控制人。”

Smart King申辩道,贾跃亭持有的FF Peak价值14.8亿美元,“没有一个机构能在30天内拿出这么多钱,更别说贾跃亭股份受让人了。”

FF认真资源运作的副总裁伟,在出席听证会时透露,恒大法拉第未来的代表(包罗恒大副总裁彭建军等三人)对其口头示意,贾跃亭只要将股份让给一个外国人代持即可,他可以保留这些股份的经济权益。

另外一份证据是王佳玮、Smart King状师照料、恒大状师照料之间的往来邮件,发送时间是8月25日、26日(当日贾跃亭完成转股)。

邮件显示,王佳玮发送完股份受让人的护照和住址等证实转股完成的文件,询问恒大状师照料,“是否还需要其他的文件?”恒大照料状师彼时回复道:“这些文件已经够了。”

恒大否认了王佳玮的说法,“我们要求贾跃亭转让股份,是希望他不再是FF Peak的现实控制人。这意味着,他不仅不能是FF Peak执法意义上的股东,还必须放弃他作为股东的现实权力。”

仲裁员Peter Thorp对此争议的小我私人看法是,“根据恒大状师的要求来看,贾跃亭的转股证件文件是充实的。而且恒大状师此前让Smart King信托,这些文件已经够了。”

此外,在贾跃亭辞去Smart King和FF相关公司所有董事和副董事长之后,恒大仍不知足,“他有可能作为“影子董事”或“事实董事”,也就是幕后的现实控制人。”

“现实控制人在中英文中的涵义稍有差异,中文的字面意思可能是现实上的控制人,英文的字面意思则是最终大股东。《修改弥补协议》中关于现实控制人的条款,是否意味着贾跃亭需要放弃其持有股权的执法拥有权和现实拥有权。我以为在现有语境下,这尚不明确。”针对恒大对贾跃亭可能是“影子董事”或“事实董事”的指控,仲裁员Peter Thorp点评道,这只是一种可能性,“若是恒大想在往后的最终仲裁程序中说服仲裁庭,则需要肩负响应举证责任。”

在听证会上,恒大再次援引广州南沙区针对贾跃亭“失约被执行人”的翰札。

仲裁员对此保注意见,他只是推测道,“在最终仲裁程序中,仲裁庭有理由信托,恒大过于依赖政府机关的意见,导致在判断贾跃亭提供的相关证据(告退和转股)时不够郑重。事实,贾跃亭客观上知足了恒大的要求。”

仲裁员在一次小结中示意,只管他“不能也不应该”对最终仲裁走向做出预判,但他信托,Smart King有时机在往后的程序中说服仲裁庭,贾跃亭的转股和告退已经到达恒大划定于《修改弥补协议》中的要求。

贾跃亭与FF还在挣扎

《仲裁决议书》注明,思量到Smart King在最终仲裁结论出台前保持现状等因素,仲裁员就Smart King的紧要救助给出生效仲裁——

Smart King在现在的资金状态下濒临停业,为珍爱恒大等所有股东的配合利益,允许Smart King举行有严酷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恒大投后估值,恒大享有新股的优先购置权。

紧要仲裁员综合各方意见,将Smart King的对外融资金额,由原来申请的7亿美元,调整至不跨越5亿美元。

《仲裁决议书》在最后详述了此次紧要救助的生效裁定

FF Global(Smart King全资持有的实体公司)的资金危急已经迫在眉睫。

该公司财政副总裁Michael Agosta提交给香港国际仲裁中央的证言显示,停止2018年9月26日,FF Global的账户上仅剩1810万美元,但每两周的全员人为支出到达790万美元,每个月针对供应商的付款需要4000万美元。

停止2018年11月初,FF Global针对供应商的欠款累计8000万美元。

此前FF Global共计员工1407人,而自10月下旬,该公司将员工裁至600人,人均年薪由原来的十多万降至加州最低的5万美元。即便只是给员工发人为,FF Global的账面资金最多支持7个月。

腾讯新闻《棱镜》自知情人士处获悉,FF Global设计在2018年12月尾前,通过债权融资的方式召募资金5000万到1亿美元,换取下一轮股权融资到位前的存活时间。

“FF累计投入20亿美元,现在净资产5亿美元,新的投资人再提供五六亿美元,就可以实现FF91的顺遂量产。”在11月3日的FF全员大会上,贾跃亭如是说。

该公司原设计在2018年12月尾量产FF91样车,2019年内正式对外发售。“我们有时机继特斯拉之后,成为高端电动车市场的第二。现在来看,假设马上获得融资,委屈有希望在2019年第三季度实现量产。”财政副总裁Michael Agosta示意。

然而,不管是债权融资,照样股权融资,贾跃亭和Smart King生怕都很难绕过恒大。

腾讯新闻《棱镜》独家获悉,在紧要仲裁举行时代,恒大依据此前签署的一系列《股权质押协议》、《资产抵押协议》、《知识产权质押协议》,完成了对FF旗下净资产的司法保全。

这意味着,FF价值5亿美元的净资产,难以作为执法意义上的有用标的,获得债权或股权融资。

正因云云,2018年10月18日听证会前,Smart King暂且提出申请,请求排除恒大的上述资产抵押权,该请求被仲裁员Peter Thorp拒绝,“这不属于  此次仲裁的事项,你们可以提起一项新的紧要救助请求。”

往后,2018年11月12日,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央提出紧要申请,要求剥夺恒大的上述资产抵押权,该申请尚未得出仲裁结论。

而凭证香港《仲裁条例》中划定,香港国际仲裁中央的生效裁定需通过法院确认后,方可强制执行。这意味着,Smart King若想申请绕开恒大的资产抵押、保全等,另一个途径即通过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8年11月8月,Smart King向位于FF总部的美国加州法院提起诉讼,申请强制执行10月25日下发的《仲裁决议书》,并希望加州法院“下发其他或者进一步有助于Smart King的救助讯断。”

恒大不愿示弱,该公司11月12日宣布通告,已经在开曼法院提起诉讼,要求Smart King提供所有财政资料及相关文件。

“贾跃亭和Smart King强行赶走恒大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恒大财政职员进场举行财政审查,造成恒大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政状态。根据《股东协议》,恒大有权举行财政审查并向合资公司委派出纳员,同时约定若是出纳员七天不签字即视为赞成付款。”恒大通告如是写道。

包罗上述诉讼,以及正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央的最终仲裁程序,都在守候终局,贾跃亭与FF还在资金荒原中守候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