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9年,改变了什么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在深圳工作,以前上班乘坐出租车,在网约车出现之后,都乘坐网约车出行。“方便、快捷、经济。”李然这样评价网约车。

近期李然在使用时,叫到一辆全新且识别度较高的绿色网约车,和以往一样,李然直接坐在了后排,后排宽松的空间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和司机的闲聊中得知,这是滴滴和合作推出的滴滴D1,电动车具备环保优势,车看着小但空间很大,很舒适。后来得知,这款车从外观、内饰、座椅、车机,乃至续航、动力,都不同于常规家用车。是全球首款针对网约车专属定制的车型。

在持续高研发的投入之下,滴滴实现了线下交通工具与线上运营平台的结合,滴滴D1的出现实现了智能化和共享化,给李然印象最深的是滴滴D1在行驶过程中的平稳舒适以及车内无处不在的科技体验感。司机对能驾驶滴滴D1新车充满自豪,“我现在开车滴滴网约车收入还行,我哥现在已经加入了滴滴货运”,司机笑言道自己一家都靠滴滴养活。

除了为司机带去收入,滴滴也走向了自身的IPO。

1.

/营收规模仍实现第一/

网传多年的上市传闻,即将成为现实,作为全球最大的移动出行平台,滴滴于6月25日凌晨更新了招股书。预计将发行2.88亿股ADS,IPO定价区间为每股ADS 13-14美元,预计定价为13.5美元,计划募集资金总额约40亿美元,最多募资约46亿美元。

滴滴计划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DIDI",高盛、、、担任承销商。亮眼的是滴滴这次IPO的承销商名单中还有多家中资机构,包括中金、中银国际、交银国际、、、和国际等。

滴滴自2012年成立至今,已经发展成为涵盖15个国家近4000个城市年活用户4.93亿、日均单量超过4100万的全球最大移动出行公司,年交易总额突破3410亿,司机总数1500万人。

滴滴目前由中国出行业务、国际业务和其他业务构成,中国出行业务为其主体,占总营收的90%以上。招股书显示,滴滴2018年、2019和2020年,中国出行业务收入分别为1332.07亿元(约208.20亿美元)、1479.40亿元(约231.23亿美元)和1336.45亿元(约208.89亿美元),而同期竞争对手Uber和Lyft分别为92.88亿美元、107.07亿美元和60.89亿美元以及21.57亿美元、36.16亿美元和23.65亿美元,从营收规模上看,滴滴已经拉开和竞争对手的差距。

招股书透露另一个讯息,滴滴将用融资40—46亿美元的30%来拓展海外市场。和老对手Uber相比,滴滴海外业务起步较晚,于2018年才开始国际化。而Uber已经覆盖了80多个国家的10000个城区,在国际化的发展进程中,滴滴成了高速奔跑的追赶者。

2020年度,滴滴国际业务实现3.56亿美元的收入,在滴滴总收入的占比从2018年的0.3%上升至2020年的1.6%。但和UBER 41%的比例相比还相距甚远,用融资总金额的30%拓展海外市场,目的是提升国际业务的占比,尤其是拉美地区和UBER直接竞争的区域,将是滴滴重点发力区域。

可喜的是,滴滴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滴滴年活跃用户数为4.93亿。截至2021年一季度,平台上平均月活用户数为1.56亿,且在呈上升趋势,而Uber平台月活用户数为9800万,连续四个季度同比下滑,这或许给滴滴的海外扩张带来信心。

2.

/股东强大 股权稳定/

滴滴自2012年天使轮融资80万元起,至今8年已经完成近20轮融资成为国内融资次数最多的公司。其中披露金额的总数已经超过200亿美元,成为众多资本追崇的投资对象,像高盛中国、JPMorgan摩根大通、、Morgan Stanley摩根士丹利,腾讯、阿里、中国邮政、、等国内外知名的资本运营方都成为滴滴的投资者,资方阵容强大,也给众多投资者吃了定心丸。

对于大部分投资者来说,投资企业就是投资企业的老板,因此投资者们更加关注企业高管在上市后对公司的控制权,滴滴在这方便保持得较好,他们采用了AB股计划,同股不同权制度。

招股书显示,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滴滴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和滴滴高级副总裁朱景士合计持有9.8%的股权,按照1:10的超级投票权比例计算,不考虑IPO增发稀释的情况下,程维、柳青和朱景士三人合计投票权为52%,有着绝对的控制权。

机构投资者中,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 Entity)持股高达21.5%,投票权21.5%,Uber持股12.8%,投票权12.8%,腾讯持股6.8%,投票权6.8%。而最大股东软银委派的董事会成员Kentaro Matsui将在滴滴上市时辞任董事,这意味着软银将退出滴滴董事会。

目前来看,滴滴结构稳定,管理层对滴滴有绝对的控制权,也消除了部分投资者因担心管理层变动而对企业信心不足的顾虑。

3.

/多赢的“双飞轮”/

对于业务庞杂的商业生态,滴滴在招股书中归纳为 “四个核心战略版块”“三大业务” 以及 “双飞轮”。其中双飞轮模式已经初见成效。

滴滴的“四个核心战略版块”分别是共享出行平台、车服网络、电动车以及自动驾驶。三大业务分别是中国出行业务、国际业务和其他业务构成。其中,滴滴的共享出行、车服以及电动汽车网络共同构成了它的“双飞轮”商业模型,这个商业模式最显著特征是更聚焦商业模型,随着整体共享出行市场的持续增长,滴滴的共享出行、车服以及电动汽车网络创造了双飞轮效应,使司机、乘客台均能从中获益,实现多方共赢。

“双飞轮”模式的启用对于滴滴而言意义重大,因为滴滴不仅在中国,也在全球铺设了一张巨大的共享出行网络。招股书中看到,截至2021年3月,滴滴在包括中国在内的15个国家约4000多个城镇开展业务,具体业务种类繁多,以网约车、出租车、、共享单车为主,辅以共享电单车、代驾、车服、外卖、货运、金融和自动驾驶等多种服务。

相关数据显示,滴滴全球年活跃用户为4.93亿,全球年活跃司机达到1500万。其中,国内年活跃用户为3.77亿人,年活跃司机为1300万人。2021年第一季度,滴滴中国出行拥有1.56亿月活用户,中国出行业务日均交易量为2500万次。

众多活跃用户和司机的存在为滴滴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从单量和交易额来看滴滴都稳居全球第一,截至2021年3月31日,滴滴全球平均日交易量为4100万单,全平台总交易额为3410亿元。自2018年滴滴开始国际化之后,三年内滴滴平台司机总收入约6000亿元。实现了平台和司机的双赢局面。

招股书显示,滴滴2018年、2019年、2020年总营收分别为1353亿元、1547.86亿元、1417.36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50亿元、97亿元及106亿元。不过,今年以来,滴滴的业务也有了明显好转。2021年第一季渡过疫情的影响之后,滴滴发展迅猛,终于扭亏为赢,净收入5亿元。

双飞轮模式的“威力”逐渐显现出来。

让司机们感到不一样的是,“双飞轮”模式还体现在滴滴的人情味上。2020年受疫情影响,很多城市的网约车无法运营,但司机们每个月还必须上缴固定的租车费用。滴滴这时候主动与3000家租车公司交涉,让90%以上的租车公司同意减免司机们一个月的租金,为司机们极大地减轻了经济压力。

与此同时,疫情期间为了保障网约车司机的安全,滴滴出台了相关保护措施。明确告知司机,如果乘客没有佩戴口罩可以无条件拒载,最大程度地保证了司机们的安全。

在疫期间,滴滴设立全球抗疫基金,以支持受疫情影响的司机和乘客,通过赠送分发口罩等措施实现企业的社会责任。与民共存,与国同在。这也是滴滴“双飞轮”模式价值另一种体现。

4.

/自动驾驶成为下个风口/

滴滴作为网约车为主的移动平台,他们给自身的定位是科技公司,造车和自动驾驶是滴滴较早涉足的领域。早在2016年组建自动驾驶技术研发部门,并在2019年8月,将自动驾驶部门升级为独立公司,专注于自动驾驶研发、产品应用及相关业务拓展。

自动驾驶在实现落地商业化之前,需要长期稳定的研发投入,程维深知自动驾驶将是未来火力比拼的主战场,从特斯拉、百度、到蔚来、小鹏都在自动驾驶上狠下一番功夫,投资巨大。滴滴不想在此成为追赶者而要成为领跑者。最近三年,滴滴研发支出160亿元,投入较为稳定。2020年在总成本和费用总体控制的情况下,滴滴的研发支出也保持了18%的同比增长。2021年一季度,滴滴研发支出为18.62亿元,同比增长26%。对自动驾驶的研发投入比例惊人。

程维认为自动驾驶是智能驾驶赛道最主要的价值所在,而自动驾驶需要大量的数据支撑,数据规模化是核验自动驾驶竞争的关键。还在滴滴目前运营着一支由100多辆无人驾驶汽车组成的车队,与多家跨国汽车制造商合作测试滴滴的无人驾驶硬件和软件,这些数据将实现规模化,为滴滴未来的自动驾驶提供数据支持,能够全面促进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

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曾大胆预测,到2025年,搭载自动驾驶的共享汽车有望在滴滴平台普及超过100万台,新的迭代版本能够搭载滴滴自研的无人驾驶模块。到2030年,希望滴滴共享汽车去掉驾驶舱,能够实现完全意义上的自动驾驶。

重视研发,让滴滴自动驾驶取得了巨大成效,目前滴滴自动驾驶已取得北京、上海、苏州和美国加州的自动驾驶公开道路测试牌照,并获得上海市颁发的全国首批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应用牌照,已经成功迈开了第一步,为未来自动驾驶的全面应用开了一个好头。

对此,滴滴招股书中明确表示:滴滴拥海量的道路交通数据,还有先进的 AI 技术(涉及无人驾驶的关键功能,包括地图、评估和汽车控制)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将这些技术优势与对网约车的经营洞察结合在一起,开发出一个在商业上可行的无人驾驶解决方案。

在发展中,滴滴始终坚持“安全第一”的理念,上市成功后滴滴将成为一家国际化的移动科技公司,能改变全球数亿人的出行,同时自动驾驶技术也将给整个人类带来划时代的变革,致力解决全球交通、环保和就业挑战的难题,为未来出行带来更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