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卓投资】美版“饿了么”凭什么敢估值250亿美元?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文章可以不写,但外卖不能不叫”。订外卖,似乎成了每个上班族无形的默契。

上半年全球遭遇了来势凶猛的疫情突袭,许多人就此以为,餐饮行业将会迎来巨量的倒闭潮。但随同全球数字化转变,移动互联手艺拓宽了餐饮行业的应用场景,疫情反而成了催化剂,多家餐饮行业快速涌入外卖平台,给商户带来了销售增量,熬过了这个漫漫“隆冬”。

随着外卖配送行业在全球购置渠道中的占比不停提高,该行业映射在资源市场也是一番“秀丽景致”。以外卖配送起身的美团(03699.HK)为例,2018年赴港挂牌上市,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其股价已经上涨3倍,今年年内累计涨幅跨越200%。有投行以为未来3至5年,海内餐饮外卖收入年复合增进率将达25%。

无独占偶,外洋市场也面临着同样的时机。在市场环境的影响下,全球孵化出的外卖配送平台,已经陆续最先推进IPO设计。

据获悉,美版最大的外卖配送平台DoorDash于美东时间11月13日正式向美国证券生意委员会(SEC)递交S-1招股书,预计12月中旬以“DASH”为股票代码上岸纽交所。

一边是新巨头IPO,一边是曾经巨头被出售DoorDash确立于2013年,由 Stanley Tang、Andy Fang、及 Tony Xu 三位华裔首创人建立。

DoorDash三位华人首创人,从左至右划分为:Stanley Tang, Tony Xu, and Andy Fang以快捷的运送速率以及高质量的服务为主要优势的外卖配送平台。已往几年,美外洋卖平台生长趋势迅猛,像DoorDash这样的公司数以万计,但经由短短6年时光,DoorDash已经从一个小平台跻身进入该行业龙头部位,乐成击败“外卖鼻祖”Grubhub ,以38%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位置,成为了美国最火的外卖公司。

高盛、、巴克莱、德意志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源市场、瑞银投资银行等数十家一线投行均介入DoorDash的IPO事宜。

面临十几家一线投行“押注”的DoorDash,或许我们能从招股书中,领会DoorDash的真实“面容”。

DoorDash一直被称为外卖界的Uber。主要是由于DoorDash并没有自己的配送团队,而是接纳类似众包的方式给用户送单。只要你有简朴的配送工具,如汽车,智能手机。你就能轻松成为“骑手”,每单至少能获得6美元的送餐费,甚至可能获自满外的小费收入。这也就是DoorDash App中“become a driver”。众包的配送模式,让其外卖配送的队伍在短时间内扩充的十分重大,其外卖零工职员约莫100万人。Dashers已通过DoorDash平台赚得跨越70亿美元。

从招股书中,我们可以获知,其营业模式险些与海内“”早期“美团外卖”配送机制险些一模一样。消费者线上下单,商户制作餐品,通过算法由就近骑手接单完成配送,成为一个稳固的生态圈。

自确立以来,DoorDash平台上总计已完成跨越9亿笔订单。公司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的本土平台已经拥有39万商户,并笼罩全美所有50个州及波多黎各,共计拥有1800万的Dashers。DoorDash现在已与美国最大的200个国民品牌中的跨越175家形成相助。

DoorDash为了提升用户粘性,也在营销计谋方面设计了一些小心思,好比每月充值9.99美元的DashPass,就可以享受免平台外送费的服务。停止2020年9月30日已拥有跨越500万名会员。商家在DoorDash平台上的销售总额已跨越190亿美元,其中2019年平台上每一商家的同店销售额同比增进59%。

只管DoorDash现在风生水起,但竞争对手的落败似乎让投资者对于DoorDash的生长有所挂念。今年,被誉为“在线外卖鼻祖”的GrubHub,沦完工为巨头争取的肥肉,靠“卖身”求生计。

2014年,GrubHub以20亿美元的估值赴纽交所上市,仅绚烂了6年,Grubhub就以73亿美元的价钱将自己出售给总部在特丹的食物配送公司Just Eat Takeaway。现实上,作者拆解GrubHub衰败的缘故原由发现,导致其盈利能力延续下滑,以及市场份额不停萎缩,是由于GrubHub的中前期打法泛起了致命的问题。

该公司前期搭建平台吸引商家入驻,拉拢用户与商家完成生意,而在配送环节,选择的则是由商家自行配送,配送全程并不在GrubHub掌握局限内,用户无法实时领会配送状态,另外,许多入驻平台的餐饮企业并不具备配送的能力。这不仅导致用户对平台信托感缺失,同时这意味着平台将损失缺乏粘性与护城河。在这一点DoorDash似乎巧妙避开了这一大致命的风险因素。而且一招掷中了对手这个弱点,解决了配送的难题,轻松拿下了市场份额。

外卖市占率第一,是否能稳坐宝座?财政数据方面看,2018年和2019年,DoorDash的净收入划分为2.91亿美元和8.85亿美元;2020年前三季度的净收入则为19.16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的5.87亿美元增进223.7%。但就现在而言,除开今年第二季度,泛起罕有单季度盈利外,该企业均处于未盈利状态,险些每配送一单都在倒贴。

但幸亏净亏损在不停缩窄。2018年和2019年的净亏损划分为2.04亿美元和6.67亿美元,但2020年前三季度净亏损1.49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的5.33亿美元相比显著缩窄。净收入颠簸较大,或许与疫情逐渐获得控制有很大关系,这也是投资者郁闷的另一个层面。疫情获得控制后,外卖需求可能会因此削减,该公司是否能够维持疫情时代的业绩增进,存在很大的质疑。

但DoorDash有各路大佬帮衬,作为硅谷“精英班”YC(Y Combinator)孵化项目之一,创业孵化机构YC首笔12万美元投资至今。同时,DoorDash已累计完成跨越25亿美元的A至H轮融资,今年6月完成H轮融资后的估值为160亿美元招股书中获悉DoorDash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及有价证券为16.11亿美元,资金贮备仍相对丰裕。凭证《华尔街日报》报道,DoorDash的IPO估值或将到达250亿美元。

猛烈的行业竞争和整合趋势,始终是生长路上必须要面临,但DoorDash公司仍然是外卖行业里伟大的公司。公司的生长能力优异,难怪会有一线投行下注加持。在此靠山下,外洋外送的巨头们或许未来不久将迎来一轮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