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投资平台】启明创投十四年:35个IPO,刚刚向LP返现超10亿美元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有惊无险”,谈到在新冠肺炎疫情伸张时代完成的11亿美元募资,启明创投首创主管说。4月9日,启明创投宣布完成第七期美元基金11亿美元募资,该基金将专注于医疗康健和TMT领域的早期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新基金将由启明创投主管合资人邝子平、梁颕宇、和Gary Rieschel向导。至此,这家确立了近15年的老牌VC治理资产总额跨越了53亿美元。

2006年,美元基金刚刚大肆入华,启明创投降生。往后,中国创投进入一个崭新阶段,一批日后叱咤中国甚至全球的大佬最先登上历史舞台,而由邝子平、Gary Rieschel团结确立的启明创投,顺势崛起。

现在,这家总部位于中国上海的头部VC依旧活跃在圈内第一阵营。邝子平向投资界透露,在刚刚已往的一季度,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但启明创投投资企业依然有跨越10个项目完成了融资。这也使得启明创投成为市场上最为活跃的VC机构之一。

【海外投资平台】启明创投十四年:35个IPO,刚刚向LP返现超10亿美元

11亿美元的惊险召募历程:

“时间窗口仅打开两周半”

启明创投见证且亲历了中国美元VC生长的历程。

2005年一直被以为是美元基金在中国降生的元年。在此前一年,硅谷银行组织了25家美国着名风投契构前来中国考察。这一趟十几天的考察让这些顶级投资人看到了中国整个经济的转变,他们最先重新思量在中国的投资战略。

随后两年,大批分支机构落地中国,而启明创投也在此时应运而生。2006年,启明创投确立第一期美元基金,规模2亿美元,到现在第七期美元基金,单只规模已经增至11亿美元。

跟以往所有的募资周期相比,这一次的不确定性差异寻常。启明创投此次募资路演原设计2月上旬在上海举行,但受疫情影响,1月下旬,团队武断将所有放置改为在旧金山举行,在美国“封关”前,又仅仅用了短短三天,启明创投全球团队迅速在大洋彼岸集结完毕。

事后回看,也正是由于争取了两周多的名贵时间,最终确保了此次募资准期完成

启明创投首创主管合资人邝子平向投资界回忆了那时的惊险一幕:“再晚一周,我们就不能登门造访了,访谈和尽调之后的美元LP投审会的流程也因此会受到影响”。

事实上,这场疫情的生长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期。自3月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局限内连续伸张,跨国商务往来已经阻滞,海内已经有部门VC/PE机构募资美元基金的设计不得不停留。

所幸,启明创投的团队跟时间赛跑,根据原定目的金额和时间表完成了募资。启明创投主管合资人梁颕宇感伤:在这么难题的环境下,启明创投可以顺遂地完成融资“是一件异常幸运的事情”。

更忧伤的是,从第一期到第七期,已往14年的时间里,一批美元LP一直坚定地站在启明创投背后。邝子平先容,本期新基金的出资方包罗大学捐赠基金、慈善基金、家族基金和养老金基金等,其中普林斯顿大学投资公司(PRINCO)是2006年启明创投确立时的锚定投资者,而它也是各期美元基金最大的LP之一。与此同时,险些启明创投每一期美元基金,都市有新的LP加入进来。

在新老LP的陪同下,经由一轮又一轮行业周期的洗礼,启明创投已经搭建起一套完整、成熟的重大基金组合。

投资界获悉,迄今为止启明创投共治理着九只美元基金,五只人民币基金,治理资产总额跨越53亿美元。其中,启明创投美元上一期即第六期基金的总额为9.35亿美元,在2018年4月完成召募。

1年向LP返现跨越10亿美元

刚刚收获了2020年的第三个IPO

已往一年,退出难让VC/PE圈最先放弃以IRR论成败的传统评价尺度,逐渐把眼光聚焦到DPI——Distributed to Paid in Capital,即是投入资源分红率。现在,评判一家投资机构的尺度简朴直白——到底退出了哪些项目,给LP挣了若干钱。

而在这一点上,启明创投给出了一份着实的成就单。最新数据显示,启明创投在已往15年中投资了跨越350家创新企业,其中已有35家公司完成上市,尚有70余个项目被并购或其他退出。

“从中耐久来看,LP信托启明创投对中国时机的看法,也认可我们的团队。”邝子平说。美元第七期基金募资新闻稿显示,2019年,启明创投向出资机构分配了跨越10亿美元的现金回报。

“我们刚刚收获了今年的第三个IPO,Schrödinger、石头科技、三友医疗,其中1月上市的Schrödinger是一家美国公司,启明创投在这个项目上的回报已经跨越5倍。”梁颕宇示意,“从去年的3月尾到现在,我们一共上市了7家企业。”

梁颕宇于2006年受邀加入启明创投担任医疗康健偏向的合资人。已往十四年中,和她的团队累计投资了跨越100个医疗项目,其中笼罩了、再鼎医药、、、生物等诸多明星医疗企业。

2020年,对启明创投而言将是一个退出大年。现在,启明创投的投资组合中另有30多家投资企业正在启动IPO历程,当中跨越半数是医疗康健领域的企业。

科创板的降生,让整个创投圈为之振奋,作为背后投资人,启明创投最先现身其中。4月9日,由启明创投主管合资人胡旭波主投的三友医疗正式上岸科创板,这匹启明创投在2014年相中的“千里马”,现在已经发展为海内脊柱类植入耗材创新医疗器械龙头。

一家VC的自我优化:

市场在变,启明创投也必须要变

眼下的疫情,拉长了一级市场的隆冬。最近两个月,启明创投对已参投的350多家企业举行了逐个摸底,领会他们的谋划情形。在胡旭波看来,对于大部门企业而言,最主要的磨练照样现金流。

在这场突然的压力测试下,作为投资人,启明创投一方面想尽一切设施辅助创业者渡过难关,另一方面也在通过此次疫情进一步挖掘到那些更能快速顺应市场调整,为客户提供有价值的产物和服务的公司。

让胡旭波异常欣喜的是,一些抗压能力强、反映速率快的企业和团队反而在这场疫情中脱颖而出。

胡旭波举例说,疫情发生之后,线上问诊和医药电商等互联网医疗需求被引发。2014年,启明创投投资了微医,现在这家公司现在已经成为着名的大型移动医疗平台。在本次疫情中,微医迅速组织天下医生资源推出了微医互联网总医院抗疫专区,提供了跨越170万例在线问诊的咨询服务。

留足弹药,要有打一场持久战的心理准备,这是我对企业的建议。最主要的是不停提高自己的产物和服务,坚持耐久地研发投入,以国际一流产物和服务为对标。”胡旭波示意,“除此之外,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受到外部环境的左右。”

在面临不能测的市场转变时,VC也要做好打一场硬仗的准备。2019年,在给LP提供了一份回报的同时,启明创投也对自身未来生上举行了新的探索和实验,现在看来,这一行动恰巧为其迎接当下市场的更改提前做好了准备。

但对于这家秘闻深挚的VC而言,有些决议并不容易做。去年,启明创投将将清洁手艺板块划归信息手艺板块,往后,又将信息手艺板块、互联网及消费板块合并为TMT板块。

市场在变,启明创投也必须要变。”创投行业深耕二十余年的邝子平异常清晰,应对市场转变的主要一步,就是要保证一个投资团队能够高效运转,“现在看这个重组是异常实时的一个转变。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可以针对市场上差其余需求和时机举行更精准的结构,团队的协作和分工也加倍明确。”

VC自我优化的最终目的是要捕捉到更多优质企业。邝子平示意,已往十余年间,启明创投都将眼光精准聚焦在医疗康健和TMT领域。在每一个基金的周期,也会对细分领域做适当调整。随着新一期美元基金的召募完成,未来投资的重点聚焦领域将继续保持在这个大的框架内,关注生物医药、医疗器械、基因诊断、医疗服务,信息手艺、人工智能、企业服务、消费互联网及电子商务等领域的投资。

疫情后的投资和天下都市差异

要投出可圈可点的明星企业

现在的天下跟三个月前的天下已经完全差异,所有人都在试图想象这场疫情之后的天下会是什么样子,专业的投资人们也在试图寻找谜底。

已往的五年,一级市场投资的风口换了一波又一波,从移动互联网到O2O、到社区团购、社交电商,热闹不停。进入2020年,疫情又彻底打乱了一级市场的募投管退的节奏,在充满不确定的市场环境下,VC过往的一些打法也正在悄悄发生转变。

人人一起把一个更大的独角兽给拱出来,这种打法可能会变得少一些。”邝子平直言,“对一些估值对照高,需要资金对照多,又离钱对照远的项目,投资人可能会异常小心。”

这场疫情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邝子平感伤,现在有许多事情是人人都看不清晰的。“原本以为疫情是一个短暂的袭击,然则现在来看,全球伸张的趋势给经济带来的影响暂时还无法估量。作为投资机构,最最少要先将眼光放长到一年之后的天下。”

抛开疫情的因素,医疗康健领域的投资泡沫也已经最先被挤出。梁颕宇指出,近两年来,一些医疗投资机构已经最先退场;一家2年投资12家公司的医疗机构,一半的项目已经关掉。具备实力的公司,依然能够融到许多资金,保持较高的估值水平,而对应地,那些实力不够强劲的项目,融资异常难题。冰火两重天的征象,泛起在这一领域。

短期的市场颠簸总是存在的,若何在摒除短期颠簸给投资判断带来的杂音,也磨练着投资人的眼光和决断力。这段时间,专注医疗康健投资的梁颖宇经常会被问到一个问题,会不会投一些跟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有关的公司。

“我们投的许多医疗康健企业都在做着跟抗击疫情、救治病患相关的事情,好比的呼吸机,博奥赛斯、的检测试剂盒在全球应用;千麦医疗成为火神山、雷神山两家医院的指定检测机构;康希诺生物的新冠病毒疫苗已经最先临床二期试验。然则,我们不会特意追着跟疫情相关的公司来投。”梁颖宇示意,“我们所看到的,都是5-10年之后的事情,二级市场的动荡很少会改变我们的想法。

眼下市场的种种转变,在历经了多个周期的启明创投团队看来,更像是预警。“单纯靠大量烧钱促销来获取用户或生意额,而不是以连续提升的产物或服务来确立起客户价值的公司,我们会对照小心。尤其是在现在市场资金面对照主要的情形下,这类公司随时都可能面临现金流断流的可能。”胡旭波坦言。

“研发能力强的,有好的产物和服务的,团队能够经得起风浪的,任何情形下都能够奋力前行的企业,是我们一直看好的。”梁颕宇说。

回首17年前,SARS之后,阿里、携程等企业一跃而起,可以展望的是,无论市场若何大浪淘沙,总会有一批企业能够脱颖而出。谈及对未来的期许,“我们在总体回报上要能够连续交出好的答卷,这是其一”,邝子平说,“其二,是希望我们能够在新的架构下,认准一些未来的新潮水,提早结构,投出可圈可点的明星企业。”